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双方未按期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华东重机投身四川国资落空

2020/11/20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双方未按期签署股份转让协议 华东重机投身四川国资落空筹划一个多月,华东重机却未能顺利投入四川国资麾下。  9月16日,华东重机公告称,由

双方未按期签署股份转让协议 华东重机投身四川国资落空 筹划一个多月,华东重机却未能顺利投入四川国资麾下。  9月16日,华东重机公告称,由于双方未能在9月15日前签订正式股份转让协议,公司实控人翁耀根及其一致行动人、第二大股东周文元与四川省港航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港投集团”) 股权转让暨控制权拟变更事项终止。  接近上市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后续还是会寻求投资方的合作。”不过对于后续资方,是谋求上市公司控股权还是仅作为战略投资者,该人士表示:“目前,公司保持开放的态度。”  投身四川国资未果  今年8月3日,华东重机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无锡华东重机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重集团”)、第二大股东周文元的通知, 称正在筹划有关公司的重大事项,华重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周文元拟筹划为公司引入某国有企业战略投资方,并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该战略投资方转让合计不低于25%公司股份,该事项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在停牌5个交易日后,华东重机对外公布了筹划的重大事项,实控人翁耀根及其一致行动人、第二大股东周文元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26%股份转让给港投集团或其指定的关联方。  其中,翁耀根及其一致行动人转让2.17亿股,占总股本的21.58%;周文元转让4454.44万股,占总股本的4.42%。双方经协商一致同意标的股份转让价格为7.14元/股,即7月31日收盘价。  按照上述价格来计算,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会发生变更,翁耀根及其一致行动人、周文元可套现约18.7亿元。  记者了解到,港投集团第一大股东为四川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川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履行出资人职责。而华东重机主营业务由两大板块构成,分别是以“集装箱装卸设备”和“智能数控机床”为主的高端装备制造板块,和以不锈钢现货交易服务为主的“供应链服务”板块。  “港投集团旗下有港口码头,公司主营业务中也包含了港口集装箱业务,与港投集团属于上下游关系,业务上也存在协同作用。”上述接近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华东重机方面却仅在公告中表示,本次股权转让,引入国有资本控股,有利于优化和完善公司股权结构,提升公司治理能力;有利于公司借助国有资本的资源优势和产业优势快速发展;有利于进一步激发公司经营管理团队的活力,实现公司高质量发展。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一般是指在实控权不变的情况下,引入重要的新股东,为公司注入新的资源(资金、业务或其他),他们这是在转让控制权,而非引入‘战略投资者’。”  不过,在紧锣密鼓地筹划了一个多月后,华东重机却公告称,“自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以来,交易各方就相关交易事项细节进行了积极的沟通,但双方对有关后续事项存在一定分歧,未能达成一致,未能在2020年9月15日前签订正式股权转让协议。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相关约定,《股份转让框架协议》自动终止,股份转让暨控制权拟变更事项终止。”  同时,公司在公告中也表明,“为了公司业务长期稳定的发展,将继续积极寻求与战略投资者的合作”。  大股东持有股份相继质押  记者注意到,8月28日,本次股权转让方之一的翁耀根向广发证券质押了7000万股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65.44%,质押用途为个人资金需求。  无独有偶,9月11日,同为本次股权转让方的周文元也向广发证券质押了7000万股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39.29%,质押用途为个人资金需求。而此前,上述双方并未质押股份。  大股东相继质押股份,股权转让筹划一月多因未签正式协议终止,是否大股东个人资金紧张,急于套现?上述接近公司人士表明:“并不知情。”  “从上述情况来判断,实控人转让公司股权应该主要是有套现需求。”况玉清说道。  截至2020年6月末,翁耀根、周文元分别持有上市公司1.07亿股、1.78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分别为10.62%、17.68%。  值得一提的是,自7月31日起,公司股价一路下挫,截至9月17日收盘,华东重机报收4.99元/股,较7月31日收盘价7.14元/股跌逾30%。  记者注意到,在紧锣密鼓筹划股权转让的同时,公司从6月初开始筹划的可转债发行事项也为本次股权转让“让路”。因股权转让事项可能涉及控制权变更,8月5日,华东重机即公告称,公司方面申请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中止审查。并表示,“待相关事宜确定后,公司将继续推进本次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相关工作。”  况玉清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可转债的发行需要公司有稳定的实际控制人和管理团队,必须保证公司的经营稳定,他们现在已经有出让实际控制权的意向,可转债的发行很难获得监管机构支持。”  “至于当前的可转债发行具体还需要证券监管部门的确认,从行业的角度来看,股价大跌,发行可转债也并非好时机,监管层应该会慎重考虑。”江瀚补充道。  提及可转债发行推进事项,上述接近上市公司相关人士则表示:“并不清楚该事项进展。”平凉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平凉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平凉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平凉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