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刀

2020/01/16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刀这一场僵持的战斗持续了三天,从天南打到地北,从陆地战到海洋。无数的修士如同丧家之犬般逃窜,更怕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刀

这一场僵持的战斗持续了三天,从天南打到地北,从陆地战到海洋。

无数的修士如同丧家之犬般逃窜,更怕被战斗波及,这样层次的战斗,哪怕就是道君级佛祖级的修士也c不上手。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扛到什么时候去,再怎么搞歪门邪道,你的境界也不会比我高!

我会熬到你元神力量枯竭,那时被我擒拿,你就是想死也不能。

冒犯我的威严,定要以地火焚烧你的灵魂千年万年,让世人知道冒犯我的下场!”

妖尊化为一头恶龙在空中咆哮,黑色的龙尾狠狠向着庄夏拍下,十几丈宽的龙身蕴含可怕的力量。

身着甲胄的庄夏一步便是挪移十里,原本立身的千丈大山被妖尊的龙尾拍中,高耸的山峰顿时压塌,轰隆隆之中大石滚落,好端端的大山矮小了一大截。

神魂之力枯竭的庄夏一次次使出三宝拳,威力却不断下降,而今神魂枯竭到他都无法使用三宝拳。

这样极限压榨神魂的战斗,庄夏神魂的潜力一点一点的释放,可同样出现丝丝缕缕的裂缝,显然没有长时间的修养难以恢复。

“我一定会折断你的龙角,抽你的龙筋扒一的皮,炼制成几件宝物,再将你的血r煎炸煮烤,一点一点吃掉。

什么狗p妖尊,已经三天了都没能杀死我,要知道我的境界可远远逊色于你。”

庄夏一边闪躲着妖尊的攻击,一边嘴炮损着对方争取恢复体力。

嘴上虽然狠狠损着妖尊,可事实上庄夏知道妖尊极其强大。

哪怕不断使出三宝拳,哪怕有着吞天炉的辅助,有着顶尖的天赋和战斗能力,可也无法跨越如此之大的差距打败妖尊。

他能做到的,只是保持不败而已,而做到这一点靠的是吞天炉的可怕防御力。

想要打败甚至击杀对方,而今境界的庄夏做不到。

庄夏确实妖孽,可也没有那么妖孽,本尊凭实力也只能击败法象后期境界的修士,而他现在已经是周天境界后期了。

越往后的境界,想要越阶而战就越难,因为能到更高境界的修士基础和天赋都不会差。

更好的基础更好的天赋,还有功法和战技,高阶修士都不会缺。

庄夏估计着,自己想要击杀天人境界修士恐怕非要元神境界中后期不可,甚至这也只是他的推论,没有真正遭遇天人修士一切都不可盖棺定论。

三天三夜的战斗,庄夏身心疲惫,吞天炉所化的甲胄不知多少次被撕裂,可又凭借强大的恢复能力坚持了下来。

血r一次一次被劈开,庄夏仍旧与妖尊战斗。而妖尊此时同样疲惫,只是受伤程度远远好于庄夏。

他有着信心击败甚至杀死庄夏,因为对方的强大杀伤力只是爆发,坚持如此长的时间简直就是奇迹,可奇迹已经到头了。

“杀!”

妖尊暴喝一声,自上空冲下,恶狠狠的撞击在庄夏身上。

一人一龙早已战斗到了海中,双方同时坠落海水之中,随后撞击海底。

强大的冲击力使得海平面如同沸水一般,中心更是冲起不知多高的水柱,似那流星坠落。

只见海中一片血红,无数的生灵在震荡中化为齑粉,方圆百里一片死绝。

海水波涛不断,渐渐安静下来,可忽的一个人影冲天而起,庄夏露着血淋淋的右臂,望着下方。

妖尊盘旋着巨大龙身冲出,一双竖瞳紧紧盯着庄夏,只见他的龙尾切掉一截,而今光秃秃的极为滑稽。

数千里之外,十几位强者伫立,等待着庄夏与妖尊分出胜负。

他们看的清场中局势,那陌生的青年败像已生,恐怕不久之后便会身死道消。

这十几人都是皇级人物,实力和地位只在六尊之下,皆是称皇作祖的人物。

三位道君,两位佛陀,两个妖皇,还有鬼皇魔皇和武皇。

他们已经关注这场战斗三天了,毕竟那两人的战斗贯穿大江南北,波及了无数的地域。

庄夏与妖尊的战斗威力,一击便能令方圆数十里甚至百里地域的生灵灭绝。

只要到一个地方,一方的道统便自认倒霉,若是刚好降临自家门口,他们清俢的道场甚至都要扔掉不管。

山崩地裂大江断流,这三天三夜两人的战斗波及的城池不知多少,灭绝的人口达十亿之数。

更有妖魔鬼怪和动物植物,可谓是遭遇了灭顶之灾。

很多时候两人战斗起来根本顾不着其他,而后期哪怕尽量远离闹市到海洋之中,意外之时也同样会造成生灵灭绝。

强大的修士的战斗,毁天灭地可怕之极,对普通人而言是逃都逃不掉的灾难。

再快能有庄夏和妖尊两人那般,数个呼吸便上千里外了吗?

没有,碰巧死在两人战斗余波中的修士不知几凡,哪怕就是俢成了元神的修士也不少。

那些传记中,大人物实力毁天灭地,只手毁灭亿万里大地,可书中没有说,无意中不知多少普通人遭遇了不幸,死无葬身之地。

“小年轻,我教教你做人,不要有点实力就到处张扬!”

妖尊狂野的鬃毛随风飘扬,一道元神飞出,裹挟着意志体猛的向庄夏杀去。

一尺金色小龙如同闪电一般跨越空间,嗖的一声撞入庄夏头颅,张牙舞爪中撕扯庄夏神魂。

庄夏紫府中淡金色的小人比起那真龙逊色良多,更是无法硬。

可此时对方元神自然杀至,庄夏神魂不退反近,化为一道流光冲了过去。

妖尊看着那化为利剑的神魂,利爪猛的一抓,那淡金色的利剑便划出一道寸许凹痕。而龙爪同样出现一道口子,金色的y体从伤口流出。

他还想攻击,却见吞天炉缩入庄夏紫府,向着他笼罩而来。

若是被吞天炉镇压,他这元神想要逃脱可就难了。

不多想,妖尊迅速离去,没有与庄夏缠斗。

头痛欲裂的庄夏忍受着神魂受伤的剧痛,却仍旧冷静的思索如何破局。

强大的妖尊虎视眈眈,十几个皇级存在等待着胜负,而他只有一人孤身奋战。

r身多次受伤,积累的伤势使得战斗力严重下滑,罡气同样补充不及,而今元神再一次受伤,如何与没有伤及根本的妖尊战斗?

“看来只有使用碎星了。”庄夏伸手握住了脖颈处垂下的小刀。

这是他老丈人张天圣一滴血y所化,威力不明,但能切碎空间。

这么多强者关注之中,使用了宝物若没有绝对的实力保护好自己,那简直是小孩子抱着黄金行走于闹市。

若是凭借宝物击退了妖尊,又引的诸多强者一哄而散的围攻他,那简直是走了一头虎引来一堆狼,让诸多人觊觎,得不偿失。

但现在,除了使用碎星便是召唤世界树,没有什么糟糕的了。

扯下碎星,小刀在庄夏罡气注入下变大,不一会儿便涨至三尺有余。

妖尊见到却是蔑视,三天三夜的战斗之中,对方多次陷入绝境,该爆发的都爆发了,这刀又能有什么用?

“这刀挺好看的,难道是你用来赔偿我宝刀的吗?不过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晚了。

若是你跪下来求我,再奉上神秘功法,我或许会放你一条生路。”

妖尊哈哈大笑,对方已经没有机会翻身了,战力衰竭无以为继,除了投降便是一死。

该如何抉择,相信对方会做主正确的选择。

远处的十几个皇级修士目光盯着庄夏,没什么宝物可以伤及妖尊,因为尊级强者便是这个世界的顶级强者了。

再高就要飞升,不属于这方世界。

看来,对方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庄夏深呼吸,双手握着碎星,举刀而起,冷冷的看着妖尊。

此战结局,就看这一刀了。

望着妖尊,庄夏一声长啸猛的挥出碎星。

“斩!”

妖尊望着这一刀,虽然非常自信但仍旧没有傻乎乎的硬扛,眨眼之间便挪移开来。

一刀过后,妖尊立身数里之外,嘴角咧起笑意。

“不过如此。”

对方看似垂死挣扎的一击,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原来只是吓唬人的。”远处的十几个修士长呼一口气。

白等了,那人挥出的一刀任何没有威力,一丝风吹草动也没有。

庄夏轻笑,收起长刀。

“是吗?”他望着妖尊。

妖尊甩袖:“本尊有何恙?不是依旧……呃——怎么会——你!”

他的声音嘎然而止,眉心裂开一条丝线,这线越来越大,整个人旋即一分为二,血淋淋的从中分为了两半。

远处观望的十几个皇级修士悚然一惊,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首大医院盛发军
连云港市中医院
吉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海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泰安治疗白癜风办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