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纯阳仙尊 第七十章 星河大阵

2020/01/16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纯阳仙尊 第七十章 星河大阵北斗剑宗得意扬名的便是星河阵法,此阵法暗通星河之势得银河之力浩瀚无边,变化莫测。玉衡道长与执事长老共同主持

纯阳仙尊 第七十章 星河大阵

北斗剑宗得意扬名的便是星河阵法,此阵法暗通星河之势得银河之力浩瀚无边,变化莫测。玉衡道长与执事长老共同主持大阵,阵中剑芒如diǎndiǎn星光煜煜生辉。

“岳刚,大家同为修道之人老道并不想赶尽杀绝。你若放了春妮的家人并答应不再生事老道便撤掉这星河大阵,若是你执迷不悟我北斗剑宗便要领教一下你的欲魔了!”

岳刚满目狰狞的望着大阵中漂浮在星河之上的北斗剑宗两人哈哈大笑着回答道。

“臭道士,莫要以为你们二打一我便怕了你。我魔教屹立千年而不倒,岂是你们可以吓退的?今日谁来也不能阻止我报仇!既然你们执意要偏袒,便领教下我魔体神功吧。”

岳刚双眼猩红,身体上覆盖着一层红芒。星河大阵中diǎndiǎn星光化身剑雨不住的飚射在岳刚的身体之上,而那些剑雨却并未能破开岳刚身体之上环绕的护体魔气。那岳刚身体上的红芒仿佛火焰一般将飚射过来的剑雨悉数融化掉,玉衡道长感应着大阵中的变化,察觉到岳刚的情况后也有些皱眉,对身边的执事长老説道。

“师弟,那家伙的修为又精进了。还好这次带了你过来,不然单凭我一人很难收拾的了他。

既然他决定顽抗到底,我们就出全力吧。此时不知道那教主为何没有出现,若是等他再赶来怕是你我二人便应付不得了。”

执事长老对着玉衡diǎn了diǎn头,两人再次发力。那星河大阵中忽然生气一股雾蒙蒙的瘴气,而那瘴气接触到岳刚身体上的红芒后迅速粘了上去发出一阵“刺啦、刺啦”的声响,红芒也极快的被消耗掉。

岳刚此时眉头深锁,虽然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可毕竟对方有两个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人物在,自己体内的魔气正在被极快的消耗掉若是不想diǎn别的办法怕是难逃一死了。

岳刚双手握拳举过头dǐng,一道炙热的红色光线迅速蒸发掉周围所有的瘴气。岳刚一跃而起冲着那高空之上的玉衡两人快速飞去,玉衡再次将飞剑祭出想要阻挡一下。

那飞剑带着无匹的剑气射向岳刚,原本就要撕开星河大阵的红芒被这股强大的剑气阻挡在星河大阵之内。

莫桑在外围观战着星河大阵内的情况,他越是看下去就越心惊。那岳刚虽然狂妄了一些,却也有足够的本钱。即使面对北斗剑宗两大温养期高手也毫不畏惧,若是有的选择莫桑绝对不愿意招惹这样的滚刀肉。

大阵中两方人斗了十几个回合,虽然北斗剑宗有两人应敌却丝毫没能占到那魔教长老的便宜。两方人均使出了全力,魔教总部此时已经因为剑阵与欲魔的余威波及而便的破烂不堪。周围几百仗范围内哀嚎声一片,莫桑知道这种级别的较量他这个层次的修道者根本帮不上忙。

两方人刚一开战,莫桑便拉着春妮已经离开了。莫桑拉着春妮在魔教中四处查找她父母的下落,既然帮不上忙不如先将自己要做的事情做了,也省的再出事端。两人找了很久却依然没有找到,魔教的总坛面积并不是很大寻了xiǎo半个时辰便将所有的屋舍都寻了个便,可是依然没有寻到自己要找的人。

春妮此时已经着急的眼睛都红了,她担心自己的父母可能已经遇害了。正当莫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暴露在莫桑的视线中。

那人穿着黑色的袍子,身体瘦弱个子不高。只一眼莫桑就认出了那人,正是之前与他对阵的xiǎo个子。莫桑快步上前抽出紫青宝剑将他即将离开的身子强行留了下来,莫桑一剑指着那人的胸口冷声説道。

“春妮的父母在哪儿?你不是我的对手,将他们放了我便不为难你。如今你那师父已经被困在星河大阵中,怕是救不得你了。”

那人被莫桑用剑指着心惊胆战的説道。

“少侠饶命,这一切都是师父吩咐的与我无关。如今你已经杀了我师兄,就放了我吧。我愿意带你们救出你们要找的人。”

莫桑嘴角微微上扬,显然他对那贪生怕死的xiǎo个子的回答非常满意。斩断他的手脚或许能够重新长出来,若是将心脏刺穿便再也无法重生了。魔族唯一的弱diǎn就是心脏和脑袋,只有突破了魔王境界才能将这两处弱diǎn抹掉,这几乎在修真界是公开的秘密。正因为如此,莫桑才直接用剑指着他的心脏位置,也难怪那人会老老实实交代。

魔族的寿命极长,然而他们却比任何修真者或者普通人都更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他们只要稍微有diǎn儿实力都会在俗世间置办极多的产业,对尘世间的留恋也让他们比任何人都怕死。

莫桑跟着那xiǎo个子很快便在一间暗房中将春妮的父母救了出来,那老夫妻俩此时面容憔悴,见到春妮与莫桑赶来搭救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春妮的父亲见莫桑年轻有为不禁多看了几眼,眼神中满满的都是赞赏的目光。然而又将春妮拉到一边xiǎo声的嘀咕了几句,之后莫桑便发觉春妮脸色红红的,看着自己的眼神也不对了,好像多了许多暧昧。

“伯父伯母,这里太危险。叙旧的事情等以后再説吧,我们还是赶紧逃出去要紧。”

那老公俩冲莫桑微笑着diǎn了diǎn头,在春妮的搀扶下快步走了出去。他们一行人走到山门处时,那玉衡道长的星河大阵还未撤掉。莫桑紧张的向那大阵中望了一眼,此时的岳刚已经再不负之前那般威武霸气,头发凌乱的飘洒着眼神中也显露出一些颓废之色,显然玉衡与执事长老的星河大阵对他造成了重创。

莫桑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赶忙转头带着春妮和她的父母向山脚下跑去,而此时的山路上熙熙攘攘的也会遇到一些魔教中的守卫什么的。可惜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情绪,所谓树倒猢狲散,他们也都各忙各的逃命去了。偶尔遇到几个单子xiǎo的,见到莫桑之后直接被下的一路滚了下去。

莫桑着急逃走也顾不得与他们争斗,只要他们不自己上来送死莫桑也没心情搭理他们。一行人慌乱中不知道跑了多久,莫桑估计已经跑出了魔教的山门。此时他们身处在一片xiǎo树林中,莫桑对着身边的春妮説道。

“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伯父伯母年龄大了估计受不了这种体力消耗。”

春妮感激的对着莫桑diǎn了diǎn头,莫桑回以微笑。忽然,高空之上闪过一道红光。莫桑心中大惊道:不好,被发现了!

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
呼伦贝尔海拉尔区传染病院
成都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菏泽治白癜风疗法
太原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