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龙魄原型体 第七百九十五章 熟悉的幕后声音来源

2020/01/16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龙魄原型体 第七百九十五章 熟悉的幕后声音来源“你的意思是,即便有稳赚不赔的交易摆在面前,你都不会有所心动吗?”那个声音缓缓地说,不同

龙魄原型体 第七百九十五章 熟悉的幕后声音来源

“你的意思是,即便有稳赚不赔的交易摆在面前,你都不会有所心动吗?”那个声音缓缓地说,不同于之前那种调笑与蛊惑的语调,现在这个声音显得有些不太耐烦,“你只想要维持现状,就跟以前一样,得过且过吗?”

“应该差不多吧,如果知足常乐也算是得过且过的话,那么我还真打算这么得过且过下去。”朱衡宏摆了摆手,将已经喝光了小一半的白酒酒瓶放在了桌面上,“或许在你这个跟魔鬼诱使人堕落的声音出现之前,我确实还很嫉妒、很纠结......不过啊,你深挖我潜意识中的负面想法的举动,恰恰让我思考了很多我以前努力装看不到没看见的问题啊......现在我明白了,与其自哀自怨,还不如努力去做出更好的成绩来,否则的话跟那些白日做梦的废物相比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你以为我是他嘴里冷嘲热讽的那种华夏华裔吗?不知道感恩、不知道何为信仰、不知道何为忠诚、只相信所谓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朱衡宏长长呼了一口气,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儿从他的嘴巴中冒出,“或许那些所谓的同胞们信奉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含义是人如果不为自己谋财、谋权、谋色的话,那么天地也不会容他......放特么的狗屁,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人如果不为自己制造新的恶果与新的灾祸的话,那么才不会出现天诛地灭的后果......我自感我不是一个好人,也没什么正能量的梦想,但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还是很清楚的,所以啊,在我的灵魂中与耳边不断煽动我的家伙,你还是不要继续扯皮了,我没兴趣跟你玩。”

“......说到底,事到临头,你还是怂了,不是吗?”沉默了几秒钟,那个声音再次说道,听上去有些愠怒,“就如同你所形容得自己一样,你仅仅只是一个懦夫而已。”

“懦夫......吗......”朱衡宏摇了摇头,仰面躺在了长条沙发上,“我的确挺懦夫的,当时第一次上战场,我不止一次地在内心中抱怨,为什么幽冥魔姬卡洛琳殿下不使用大威力的魔法轰击敌人,只会让我们这些大头兵们正面对抗人数超过我们所有人将近二十倍的敌人......并且啊,我这个懦夫居然还会大脑发热去营救已经身陷敌群的战友,然后被围攻至死......这可不会符合我的懦弱性格啊......”

“没错,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怂了。”舒舒服服地在长条沙发上躺平,朱衡宏闭上了双眼,“对不住啊,蒙受你的眷顾,想要我从今往后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尊贵,甚至更加显赫......然而啊,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了。或许我还会对于陶德那个知识水平不如我的雇佣兵成为职位比我更高的大队长继续耿耿于怀,或许我还会对君王陛下的任命而怀有抱怨的态度,但是啊......他始终都是救过我两次性命也帮助了我无数回的恩人,以及......朋友......”

“所以......”双手枕在脑后,朱衡宏骤然睁开了双眼,从眼球中投射出来的灵魂之火的红芒大涨,甚至还隐隐约约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绿芒,“从这里滚出去!魔鬼!!”

“让我从这里滚出去?啥情况?”在朱衡宏的骂声刚刚大声吼出口之后的第三秒,包间大门外传来了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声音,“你该不会喝高了吧,朱衡宏?”

“呃......Boss?”听到包间大门外传来的声音后,朱衡宏愣了一下,“您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包间大门口处站着的正是冯龙德,并且语气听上去有些好奇朱衡宏的态度,“一个人包下了一整间包间喝闷酒吗?还真阔气,看来区队长的每月军饷与津贴有够高的,你都开始学会挥霍了。”

“......您就不要调侃我了,老大。”有些无语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朱衡宏忽然发现,那个不断蛊惑自己的声音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您来做什么?”

“今天晚上就是初音未来的演唱会了,虽然也有我跟我的朋友们的参与,但从主体而言,绝大多数演唱成员都是V家歌姬们。”冯龙德的声音透过包间大门传递到包间内,听上去略微有些怪怪的,“朱衡宏,你要不开一下门让我进来?隔着一道门说这个太别扭了,或者说,过道里偶尔走过的条顿士兵们看到我对着一扇门说话似乎太古怪了点,不是吗?”

“我这就开门,老大。”朱衡宏赶紧起身走到门口处,把大门拉开,“欢迎您的到来,Boss。”

“甭说什么客套话了,现在是休假期间,不是训练、战斗或者办公,用不着那么讲究。”穿着条顿式冬季军装与披着条顿军大衣的冯龙德摆了摆手,手上戴着的不是常戴的板甲手套而是黑色皮手套,直接在长条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你小子不是前段时间还厚着脸皮向我申请假期,返回外面世界几天,不是吗?”

“呃,没错,确实是这样,老大。”朱衡宏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十二月初的时候,我向您申请回老家两天,因为今年十二月初难得的咱国内能有初音未来的演唱会,还是在华都的华都展览馆剧场,所以我......”

“所以你就打算回去买门票参加一次,不是吗?”冯龙德耸了耸肩补充道,说实话他当初知道这个确凿消息的时候也很吃惊,毕竟国内在二次元领域方面的操蛋政策一直都是有目共睹,这次能有国内举行的初音未来演唱会绝对太难得,只不过......

“关键是咱们现在待着的幻想乡内就有货真价实的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并且平安夜与圣诞节两天的晚上都会有演唱会,真人的,你还想方设法去参加纯粹是3D立体投影的干什么。”冯龙德咧了咧嘴,“也不明白你小子怎么想的,朱衡宏。”

“当时纯粹是得知这个消息后太激动了,所以就有点没走脑子......”朱衡宏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看上去有点不太好意思,“那么老大,你现在过来是......”

“就知道你小子肯定要参加一次有真正的V家歌姬们举办的演唱会,而这次我大部分时间不可能在台下,所以我没法给你当成人盾开路挤到前面,并且这次门票是分前排后排的。”冯龙德耸了耸肩,接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印有V家符号以及铁十字两种标志的门票来,“就当是我滥用特权一回吧:这是第一排的门票,而且位置还不错,正好可以把整个表演台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就当是给你小子的年终奖励吧——也有其他不少的条顿士兵们想要弄到前排的门票,结果除了手快反应快的家伙们在刚开始售票的时候就成功买到之外,其他的就只能想法设法去花高价买黄牛票了......得亏这次我费了点功夫在后排的地方分区域安装了可以同步转播表演台实况的巨型荧屏与放映机,所以只能买到后排门票的没啥强烈反应,否则隔着一条街我不觉得能感受到表演台上的表演,能听个响就不错了......”

“能对演唱会这么上心的,估计也就只有老大你一个人了......”朱衡宏叹了口气,并接过了冯龙德递给他的门票,“谢了Boss,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这个。”

“废话,你小子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结果去年平安夜我才知道你丫的原来是一个御姐控,并且看样子你对于巡音流歌很有兴趣啊。”冯龙德咧了咧嘴,左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慢慢揣摩着,“反正我手头上有不少自己留下来的前排票,正好给你小子一张,剩下的我就跟其他同样想要参加演唱会观看表演的家伙们了,比如说......”

“比如说?”朱衡宏好奇地问道。

“贤狼赫萝、我老妹卡洛琳,以及条顿各个部队中一些不知道抱着什么鬼心态的士兵与卫队骑士们,他们都希望有一张前排门票,估计是想要亲自见识一下我嗷一嗓子出去后会不会真死人。”冯龙德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稍微有点黑,他承认自己唱歌确实挺语出惊人的,但有那么多人抱着看热闹与看笑话的心态来强势围观,这就有点让人感觉不爽了,“另外我上次出溜到迷途竹林的时候还遇到了妹红那个蓬莱不死人,那家伙居然要了两张,说是准备拉着慧音那个白泽教师一起去看看热闹......其他的一些家伙就不需要了,因为他们都会飞,直接飞在半空中就能占据最好的观望点,连地方都不带占的......”

听到冯龙德的回答,朱衡宏双手扶额:“Boss,我不得不说,你对于异性的吸引力还真有够......”

“有够个什么的毛线,你们这帮家伙成天就喜欢拿这个说事儿,我都不知道敢吐槽些什么了。”冯龙德哼了一声,接着抬头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钟表,“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你拿到门票后最好尽快做好准备,比如上个厕所清空一下存货以及提前摸好地形——虽然说演唱会预定开始的时间是晚上六点半、并且很可能会实际开始的时间是晚上七点整,好像时间很充裕,但提前把准备都做好准没坏处,这次来的人贼多,别到时候你空有第一排的门票,却完全挤不过去,那就可乐了。”

“了解了,Boss。”朱衡宏点了点头,接着把门票揣进自己的怀里,并且从桌面上找到了自己徒手掰下来的瓶盖,重新给白酒酒瓶按上,放进了自己武装带腰后佩戴着的腰包里,“那么我先走一步了,老大,提前摸摸地形。”

“一路顺风,并且记得保护好自己的灵魂之火,我怕我嚎破音的时候,你听到的同时灵魂之火会受到点不太好的影响。”冯龙德咧了咧嘴,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并且从长条沙发上站起身来在包间内随意地走动着,“圣诞节快乐,朱衡宏。”

“圣诞节快乐,老大。”朱衡宏点了点头,在推开包间门走出去之前突然回过头来,“并且祝你生日快乐,Boss。”

“哈。”冯龙德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等到朱衡宏的脚步声在过道中渐行渐远之后,冯龙德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原本背后的方向。

“或许对于他一个距离灵魂之心已经相当靠近却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蜕变的铁皮尸巫来说,判断出你是谁确实有点困难。”冯龙德微微皱起了眉头,“但对于我而言,或许我无法阻止你用你的天赋能力来做什么,却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异样......似乎朱衡宏在我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嗷了一句什么滚出去之类的话,就是因为你的缘故吧?八-云-紫?”

“还真瞒不过你的眼睛呢,冯龙德。”伴随着冯龙德熟悉并感到头疼的女声,八云紫缓缓地从骤然出现的间隙中踱步走了出来,一如既往地露着让他看着就感到极其不爽的微笑,“我只是在深挖他内心中所不愿意或者说想要逃避的真实而已,而他的反应过激了点。”

“可能是这样,虽然以你的性格,你真正干出来的事情肯定要比你所说的更加恶劣一些才对。”冯龙德重重地哼了一声,“虽然中午与下午这会儿我没有通过灵魂联系感应谁的灵魂波动或者想法,但很显然的是,你肯定想要鼓动朱衡宏做出什么决定,而他始终没有如你所愿......我说的没错吧?八云紫?”

“我只是心血来潮试探一下他罢了。”八云紫微笑着回答道,款款地坐在了长条沙发上,“你尽可以当成是我的恶趣味吧,冯龙德。”

“哈!”冯龙德抱着膀子用鼻孔出气,八云紫很多时候干的事情总会让别人感觉莫名其妙,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既然试探完朱衡宏后还没有走人而是留在这里,看来你也找我有什么事情吧?”冯龙德活动了几下脖子,“有什么事情,八云紫?”

出乎冯龙德意料的,八云紫摇了摇头。

“我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冯龙德。”八云紫笑了笑,不是那种让冯龙德感到不爽的笑容,而是要诚恳不少的微笑,“平安夜快乐,并且祝愿你明天生日快乐,冯龙德。”

重庆皮肤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贵阳癫痫医院地址
安阳治疗妇科方法
广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