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连放流斑海豹将与野生种群会合两只下落不_a

2019/08/07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大连放流斑海豹将与野生种群会合 两只下落不明中新大连6月23日电 (宋太盛 赵媛)“双双和成成这俩淘气的孩子跑到那去了呢?”这一个月里,

大连放流斑海豹将与野生种群会合 两只下落不明

中新大连6月23日电 (宋太盛 赵媛)“双双和成成这俩淘气的孩子跑到那去了呢?”这一个月里,王勤国经常望着斑海豹驯养池发呆。  23日上午,辽宁省海洋水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鹿志创下载了的斑海豹位置的地理坐标。自从6月18日放流了斑海豹后,每隔三天左右他都会从国外的站下载更新的数据,分析六只放流斑海豹的位置和状态。  大连圣亚海洋世界的海豹驯养师王勤国偶尔打给鹿志创询问斑海豹放流的进展。“四只按照预定路线马上与野生种群会合了,双双和成成还没有消息……”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会拿着话筒沉默一会儿。  6月18日,大连旅顺口区新港外3.5公里,几名驯养师们在和斑海豹们道别,6只斑海豹被驯养师们“软磨硬泡”的轰出了笼子,在甲板上,斑海豹们一边用鳍脚紧紧的抓住笼子的边缘,一边用尾巴拍打着甲板。  王勤国看着斑海豹们蹭向大海,眉头紧锁,斑海豹们也不时的回头,乐乐、双双、珍珍不停的叫唤着,鳍脚死死的扒着甲板,向下滑落一点,就更用力的向上挪动着身体。  “双双、珍珍、乐乐是由大连圣亚海洋世界人工繁育,算是我一手拉扯大的,野外救助的成成、盈盈、欢欢也都由我照料。”说起渤海生物修复增值放流的斑海豹,王勤国兴奋中带着些许不舍,他现在每天依然进行着斑海豹的驯养和野化。“把它们养大养壮,再把它们放回大海,有一种嫁女儿的感觉。”  乐乐的成长是他们仨儿中他“操心”的一个,乐乐刚断奶的时候,体重比正常的幼海豹都轻,为了让乐乐健康的成长,王勤国就给乐乐开“小灶”,每天喂食乐乐额外的饵料,抚摸他、安抚他。乐乐很“争气”,没多久体重不仅恢复正常了,还长超重了,胖嘟嘟的憨态可掬。超重的乐乐开始变懒、退化,再也不愿意开口摄食。  放流的斑海豹必须要进行野化训练,不断的增加和更换饵料的品种以及适时投放活鱼让斑海豹学会自己摄食。这样才能提高它在自然环境中生存的能力,适应“丛林法则”。  10多天的时间,乐乐的体重严重下降。这下,可愁坏了王勤国。这到底是因为有了“依赖性”不愿意自己开口摄食还是生病了呢?王勤国一边每天仔细给乐乐豹做B超、称体重、量身长胸围,一边给乐乐填喂治疗药物。半个月后,乐乐终于恢复开朗、活泼的样子,而且又能自己摄食了。  现在乐乐他们回到大海里一个多月了,辽宁省海洋水产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鹿志创说,乐乐、珍珍、盈盈、欢欢已经发回卫星信号,再过一周就会抵达斑海豹度夏圣地韩国白翎岛与那里的野生斑海豹群会合,但是双双和成成却在放流4天后就没了消息。  对于两只斑海豹的信号在持续传送四天后即告中断,鹿志创分析可能有以下几种原因:斑海豹不幸死亡或被人误捕;粘贴的卫星信号发射器脱落;斑海豹长时间位于水中或处于卫星覆盖死角。去年有过一只斑海豹信号中断三十多天后又恢复传送的先例。  本次标记放流的科研目的是对比人工繁殖和野生救助斑海豹放归自然海域后的迁徙路径,以及探讨人工繁殖斑海豹个体补充自然群体的技术可行性。在这次的斑海豹放流后就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人工繁殖的珍珍、乐乐游去了西朝鲜湾,野外救助的盈盈、欢欢则“结伴”游到了山东半岛外侧,这两组小家伙据白翎岛直线距离都是100多公里。看来,在这场野外生存竞赛中,两组小家伙都不甘示弱。  斑海豹是可以在中国海域繁殖的鳍脚类海洋哺乳动物,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近几年数量急剧减少。研究数据显示,救助暂养斑海豹和人工繁育斑海豹经一定野化训练后,能够适应野外生存,这个结论将有利于斑海豹救助救治的开展,加强人工繁育斑海豹的研究。  11月份,斑海豹就会进入渤海的辽东湾,在结冰区繁殖产仔。鹿志创和他的同事们也会去山东、盘锦等斑海豹聚集的地方,在人迹罕至,冰雪覆盖的地方做野外调查,甚至要带着手电筒、干粮、行李卷一待就是好几天,直到“弹尽粮绝“才肯回来。  鹿志创希望在明年春天做野外调查时,能够幸运地在野生斑海豹群体里看见后鳍打着黄色标牌的斑海豹们。(完)

承德的整形美容医院
青岛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河池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遂宁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不孕不育饮食禁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