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脑洞大爆炸 第二百二十六章 乾坤大挪移

2019/10/13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脑洞大爆炸 第二百二十六章 乾坤大挪移位于地面的基地,见识到白歌徒手减速飞船后,也是有点难以接受。因为渡劫者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可怕

脑洞大爆炸 第二百二十六章 乾坤大挪移

位于地面的基地,见识到白歌徒手减速飞船后,也是有点难以接受。

因为渡劫者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可怕了,这比强行阻挡一颗小行星其实还要难。

但很快,他们还是选择欢呼,至少,宇航员得救了。

“太好了!真是及时雨啊!没想到渡劫者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

“按照这个进度,十分钟内飞船就会减速到十公里每秒,继而被地球引力捕捉再绕回来。”

指挥中心无比振奋,刚才的悲观一扫而空。

事实上,在面对刚才的绝望难题时,他们从未有人去想过找渡劫者帮忙。

宋兰倒是想过,但却没开口,因为她也觉得渡劫者不能妥善解决这种事故。

拦截无法停下的飞船,整个过程难度太高了,需要具备的条件是不可思议的,若临时找渡劫者帮忙,简直如同在为难对方。

话说她一直以为渡劫者不会关心此次登月,正是在于压根没想到渡劫者直接跑到太空中去看了,因为那种想法太出乎意料。

现在,渡劫者的主动出手,却是再次刷新了他们对其实力的估测。

渡劫者到底有多强,现在对于和谐部来说,成了一个不能轻易下定论的问题了。

和谐部暗地里,甚至偷偷让人问飞天面条神:渡劫者到底是怎么强化自己身体的?

然而飞天面条神给出的回答却是:锻炼。

这个答案,既难以接受,又不出乎意料。

因为从宋兰长期接触下来的情报中,渡劫者确实是忘我般地疯狂锻炼,每天都是。

而当和谐部询问:怎么锻炼的?有什么诀窍?

飞天面条神却回答:“每天跑步二十公里,游泳五十圈,跳绳五千下,蛙跳两百步,臂力训练两百次,弯身划船两百次,仰卧起坐六百次,深蹲两百次,闪避球训练一百二十分钟,反复横跳两千下……十天后训练量翻十倍,再十天后,训练量翻一百倍,再十天后,训练量翻一千倍……”

虽然不敢相信,但这样的信息,却是被记录在和谐部对渡劫者的实力评估档案里。

此时,见识到渡劫者靠着锻炼,已经把自己锻炼到天上去后。

决定重写这份档案,并在实力评估里定性道:“不可测。”

大约三分钟后,和谐部众人满怀希望下。

突然白歌停下了自己的举动,不减速了。

此时的望舒号,秒速尚有八十公里。

“怎么了?怎么停下了?难道累了?”指挥中心里的人一惊。

“这个速度还是不安全啊,还是太快了!”

只见白歌坐在飞船上头,发动了法术,在望舒号与地面的通讯频道里说道:“这个速度比较安全,也比较快到达月球,再过半小时就可以正式迫降了。”

指挥中心一惊,这才知道怎么回事。

原来渡劫者打算让飞船破降到月球,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他们一直以为渡劫者是帮他们迫降到地球的。

“搞错啦!渡劫者,你不用把飞船送到月球,迫降到地球就好。”

白歌听了,不禁笑道:“不是要登月吗?人类史上艘核聚变飞船,次运输两百万吨物质,十人以上登月行动,就这么狼狈回去了?这可是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指挥中心的人苦笑道:“飞船已经完全损坏,这次登月计划已经失败了,出了这么大事故,哪里还有资格说什么划时代的意义……能保留下航天员与飞船,就已经很好了。”

到现在为止,和谐部尚不知道此次飞船事故的真相。

工程师们将所有的都揽过去了,认为是自己的设计出了问题。

一艘所有搭载的设备都坏掉的飞船,还登什么月?即便靠着白歌破降到了月球,也不过是一副棺材而已,基本上也没法回来,还是得靠白歌送回来。

这种情况下,指挥中心没有一个人还想着这次计划,只想着能把人和飞船送回来,就谢天谢地了。

但白歌并不这么想,他鼓励道:“别放弃啊,飞船坏了,又不是不能修……”

指挥中心的人有些懵逼,修?这茫茫宇宙,怎么修?难不成月球还有维修厂不成?

望舒号整个坏掉了,没一个系统能用,即便完整地带回来返厂修理,也不知道要多久。

而在月球没有那么多工程师,没有那么多精密加工工具,没有那么多检测仪器,就凭十二个航天员?

虽然航天员的理工知识很扎实,甚至是博士,但这是要几千名工程师一起努力才可能修好的。

“渡劫者,这应该是设计问题,整个飞船的设计有重大漏洞,不把漏洞补全,即便单个设备修好了,也肯定还会再出现这种事故。”一名工程师说道。

指挥中心的人依旧觉得,这是设计问题,毕竟是次设计核聚变飞船,有事故也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白歌笑道:“相信我。”

他没有打算现在就告诉和谐部真相,因为他打算让蓝白社接管灯塔局。和谐部要知道,也得等他搞定之后再让他们知道。

好在,渡劫者的威望极高,一句相信我,指挥中心的人们顿时没话说了。

他们意识到,不应该用他们尚属浅薄的观念,去衡量渡劫者的抉择。

如果可以,他们当然也希望这次登月行动大获成功,而不是灰溜溜地迫降回地球。

“明白了,渡劫者,望舒号就交给了,此次登月计划,十二名航天员将全程听令于你!”一名首长凝重道。

白歌哑然失笑,摇头道:“你们在月球,该干嘛干嘛,我没兴趣,我只是路过的……”

首长一愣,话不知道怎么接了。路过,你路过到天上去了?

但见白歌似乎真的没有打算对官方行为横加干涉,乃至掌控的意思后,心里便也暗自松了口气。

事实上,如果白歌要对华夏的航天事业指手画脚,未来的太空计划都要他来掌握的话,和谐部也没有办法。

好在白歌没这个想法,否则他们的航天事业有可能就被个人的强横而锁住。

几十分钟后,白歌从飞船表面站起来。

月球已经近在眼前了,望舒号跨越了三十八万公里的距离,来到了这颗卫星附近。

不过,原本应该从月球旁边擦过去的望舒号,此时却如同要撞上月球般。

这是因为飞船减速了,以至于到达月球轨道时慢了不少,导致航线被覆盖,这是要一头撞上去的节奏。

迫降的关键时刻到了,指挥中心一片寂静。

望舒号内的航天员也屏气凝神,就见白歌飞到前方,再次顶住了飞船。

速度虽然开始锐减,可即便如此,似乎十几秒后也要撞上去了。

“糟糕,减速的时机太晚了。”

“或许渡劫者能够急刹,但飞船头部一定会受到反作用力而凹陷,乃至被挤破。”

和谐部的人心悬到了嗓子眼里,但白歌却一脸十拿九稳。

当飞船距离月表只剩下两百公里时,飞船的速度依旧有十几公里每秒。

这个速度足以破碎飞船外装甲,继而可能将其折断,或者前半部分挤扁。

终于,白歌的双脚落地了,踩在了月球表面的一处环形山岩上。

无声无息地爆炸,让和谐部的人屏息凝神,眼睛爆瞪。

可预料中的飞船折损并没有发生,爆炸的却是白歌脚下的山岩。

那些岩石瞬间崩碎,裂纹如同辐射般扩散,很快引发了周围地带一系列的山体崩塌。

终无数烟尘腾起,遮蔽了飞船外的画面。

好在月球没有大气层,因此灰尘不会在空中扩散和滞留,很快又落定了。

再看去,白歌与飞船并没有一头扎进地里。

反而是白歌抱着飞船,开始一路诡异地倒退狂奔,步伐很小,乃是超高频率地小碎步,双腿陷入月表,硬生生犁出了一条沟壑。

这条沟壑不断向外扩散裂纹,导致无数小地块倾斜错位,甚至被震得飞起。

飞船没有直接接触月表,自己只是在不断震动,白歌则在月表高速滑翔,终切开了一个环形山,弄出了一条连绵十公里的大峡谷。

待震动与高速小碎步爆退结束后,白歌站在一片疮痍上,整个人都被埋了,直没胸口。

白歌的身体依旧保持倾斜,再次向后轻盈垫了几步,从地里拔了出来,此时脚下的岩块一个个错位着,有点像是北极的破碎浮冰群。

飞船在半空中斜插着不动,并没有落地,而是被抱在了白歌怀里。

和谐部众人错愕不已,甚至觉得匪夷所思。

“没事?这个速度撞下来,渡劫者没事我相信,但飞船怎么会没事?”一名科学家不解道。

“咦?月表岩层的破碎有点太离谱了,正常的撞击应该不会碎成这样吧?”有人注意到了奇怪之处。

他们奇怪的地方,正在于飞船几乎完好,除了头部有点凹陷扭曲外,整个撞击过程并没有什么损伤,仿佛是很轻地撞上来。

但事实上这是不应该的,哪怕有白歌当肉垫也没用,先不提白歌肉身比合金还硬,在这种速度下,垫不垫都没意义,就算底下有一亿层肉垫,也不会比直接撞上岩石要好多少,飞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结果。

“力呢?我们的外部装甲能抵抗这种速度的撞击?”科学家惊道。

“不会……是被他卸掉了吧……”宋兰冷不丁说道。

“什么?卸掉了?这……”众人仔细看白歌脚下凄惨的月表岩层,裂纹蔓延了数十里。再回想之前白歌一连串的举动,那迫降过程确实很诡异。

白歌轻轻放下飞船,将其安置在一处较为平稳的地上。

至此,迫降完成。为了不浪费时间,他没有选择半路上就过分减速,这样到达月球的时间会很长,如果降到安全的低速

,估计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到月球。

白歌并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决定在毕竟月球的时候,再来减速。

撞击的力量被他卸掉了,他夹在飞船与月表之间,正好成了一个中转站。通过把力传给月表,让本该由飞船也承受的力,大部分都交给月表来承担。

如果是以前,白歌是做不到这一步的,但现在他每一块肌肉都能控制,只要反作用力不超过他肌肉的传递上限,就能在身体内部又反馈回去。

力并没有消失,而是由他本人与月球一起承担了,继而避免了飞船遭创。

之所以还要犁出这么一条沟壑,是为了防止陷入岩石堆里,毕竟他身高就这么多,一旦他陷进去,飞船就会和岩石直接接触,没了自己当力量的传导器,飞船还是会遭殃。

某种程度上,这种控制身体每一块肌肉,把力量在内部转换传播方向的法门。

可以叫做乾坤大挪移。

……

吉林白癫疯专科医院
广东治女性不孕不育症医院排名
吉林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江苏看男科要多少钱
潍坊牛皮癣治疗的医院哪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