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愿接班的厂三代如今承包全球2亿人牙刷

2020/11/20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不愿接班的厂三代 如今承包全球2亿人牙刷七年前,屠新业正式回归曙光牙刷厂。进厂前,屠新业和父亲屠金祥有一条没有明说的规矩,在工厂里绝不喊

不愿接班的厂三代 如今承包全球2亿人牙刷 七年前,屠新业正式回归曙光牙刷厂。进厂前,屠新业和父亲屠金祥有一条没有明说的规矩,在工厂里绝不喊他爸爸。父亲是“老屠总”,而他就是个“植毛工”,拿2000多元的月薪,按件计费,产线上的工人手熟,一般都能拿到3000多元的薪资。三年时间,从植毛工到检修工,再到生产调度,屠新业正式接任了曙光牙刷厂第三任厂长,老屠总的称呼依然是父亲的,他总被叫做屠经理。 “工厂是父亲的,我依然是打工的。”江苏省扬州市杭集镇,面积仅有36平方公里,确是中国牙刷制造的第一镇,全国80%以上牙刷在这里生产,大小牙刷工厂达千余家之多。作为镇上第一家牙刷厂,曙光牙刷厂已经走过了44载光阴,见证了由机械代替人工,见证着互联网对于传统行业的颠覆,也见证着一代代人的成长之路。“厂三代”屠新业大学时期学的是飞机发动机设计,曾留学英国谢菲尔德大学。他曾为了自己的飞机梦,不愿接班,却在2013 年回国,进厂做了三年工人。如今,他从父辈们的战场上接过大旗。工厂所生产的牙刷,销往全球N个国家,承包全球2亿人的用具。第一批牙刷厂“哈喽,大家好,我是曙光牙刷厂屠新业,这是我的爷爷和父亲。”6月28号下午,牙刷厂三代厂长一起出现在直播间,跟主播进行连麦。要说动89岁的老厂长并不容易。屠新业软磨硬泡了几天,把本该出现在麻将桌上的老厂长,拉到了直播间。作为第三代,在屠新业的记忆中,爷爷是杀伐决断的开路人。对屠家来说,和牙刷的渊源几乎可以追溯上世纪70年年代。建厂在1976年,第一代厂长是屠新业的爷爷,在国家计划经济时代,生产的产品都是面向全国的各地供销社,不愁销路。八十年代初,计划经济开始被打破,企业进行了改革,曙光牙刷厂开始私有化,在改革的当口上,订单一下子没了。“没有客户也没有稳定的销路,工厂其实面临过很大的困难,听父亲说,曾经有上百号员工半年工资发不出来。”屠新业回忆道。在屠新业小时候,工厂的状况并没有那么好,全家吃住都是在车间里。在自己三四岁的时候,经常在车间里醒来,身边正是忙碌的父母和开足马力生产的机器,有时下了班,还要在厂里继续工作。做了一阵酒店牙刷的业务,工厂勉强支撑过去。老厂长开始辗转去寻找更多的外贸机会,打开了外贸市场,生意渐渐开始有所好转。从记事起,屠新业就在生产牙刷的家庭中耳濡目染。即便是上了学之后,他每次都会带一大包各式各样的牙刷回学校,分给同学和室友。“那时,宿舍里大部分男生都用我们的牙刷,他们也会向我反馈哪个款式好用。”感情深归感情深,但那时,他并不想接班。不愿接班的厂三代相对于枯燥的传统产业,屠新业爱上了物理这个学科,选择了南航飞机发动机设计专业。大学毕业之后,他开始进入英国谢菲尔德大学。“那时候就有种压力——“如果不好好念书,就要回家继承家业了”。飞机发动机设计专业需要更深的积淀,硕士学历不够,博士又太难。“父母没有给我压力,但家族企业,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作为独子,他一直是老工人眼中懂事的、最合适的接班人。大部分制造业的二代三代也不愿意再进入这个行业,说词背后隐喻的是:制造业的“苦”不是一般的二代三代能扛的。最终使得他回来接班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不想让父母再那么辛苦。他至今还记得父母熬夜做工,与客户谈生意时斗智斗勇的情景,“父母年纪逐渐大了,我想减轻他们的负担。”这个曾经不愿接班的厂三代,开始进厂做工人。做过半年植毛工、半年检修工,跑过生产调度,做到生产主管。与此同时,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被摆在屠新业面前,那就是:做电商。厂子做了很多年的外贸生意,是国内同行中的佼佼者,但老屠总依然想在电商市场打响。“那时候叔叔也在做电商,他们一天能卖100单,天呐,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卖100单啊!” 风风火火,屠新业和市场主任王文超的电商业务就这么启动了。第一年的天猫双十一,就卖了1000单,厂里派了8个人来帮忙打包发货,老屠总激动得不得了,这条道路可以啊!但尽管订单在增加,线上的人力成本和电商竞争也在加剧,总体的效益并不乐观。转折发生在2019年10月,阿里巴巴的小二找到“曙光”,希望能一起定制“一款售价十几块钱的电动牙刷”。“我们当时很犹豫,之前也做过电动牙刷的尝试,但并不叫座,9.9元的电动牙刷听起来不太现实。”竭力研发,控制成本之后,这只售价9块9的电动牙刷意外爆火。上线当天,牙刷在网店1天就卖出了3万多单。屠新业在回顾电商折腾的这几年,也不禁感叹,“电商对于传统产业来说,本来只是一个尝试,没想到打开了一扇新的门。”在第一个网店开起来的时候,“曙光”员工四五百人,仅就一人做电商,而目前,电商部已经发展到20多人的规模。绝不辞退一名员工疫情期间,这家创立多年的工厂,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订单荒”。被“逼上梁山”的,还有杭集大大小小的牙刷厂。屠新业算了一笔账,大量海外订单被取消,损失的金额近千万元。他果断的将外贸转向内需市场,在电商方面多年的积淀,也让曙光牙刷厂有了喘息的机会。在外贸受阻的情况下,曙光牙刷厂在网购app的助力下,利用大数据共同定制新品“厂货”,工厂负责生产和货源,线上销售由平台和服务商负责。这套C2M的模式,也很好的省去了中间环节,直接满足消费者,在这个时间点上,帮助传统牙刷厂外贸转内销,在天猫618期间,共卖出了16万件 。“接下来,曙光会继续和网购app合作,推出新产品。”在众多外贸工厂生存艰难的情况下,曙光牙刷厂坚决不辞退一名员工,在这个期间,还收购了一家陷入困境的牙刷厂。线上的成绩也让老屠总意识到,儿子带着一支小小的电商团队,没有走父辈的老路,转而开辟了“新大陆”。冲突现在的屠新业,已经能够很好地和父亲打配合。但在之前,所处的时代不同,两代人的思维方式无法也无法很好的融合。“在他们那一代人的眼里,更多看到的是,能满足眼下需求就行。”一位来自美国盐湖城的老客户瑞德,是曙光牙刷厂合作了十几年的一位老客,主要面向美国牙科诊所,每次回国,屠新业都会跟瑞德聊聊天。“最开始他对车间没有太多要求,但是逛完车间后就觉得,车间整体有些落后。”在和屠新业的聊天中,瑞德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建议。多年求学的经历,本身就让屠新业有了精益求精的性格。此外,这个客户属于优质客户,提的要求也是合理的要求,哪怕再难,屠新业也想达成。 但老屠总却认为,现有的车间也能够满足当时的生产标准,翻新车间动辄几十万的开销,没必要。经过几番争执,老屠总最终同意了屠新业的想法:整个车间的工人到另外一个车间去,车间改造两个月,终于达到了客户的标准。而在前段时间,在一个俄罗斯的生产订单中,从牙刷产品表面上看,没有功能性缺陷,但因为外观造型独特,在生产过程中,表面会有划痕等一些小瑕疵。由于发货时间紧急,老的管理队伍坚持觉得可以发货。但质检部却坚持,一条划痕都不能有。争吵的异常激烈,屠新业坚持没发货,最终推迟了一个船期,牙刷厂自己承担了这部分损失。守城与布新想做好接班人,除了做好线上线下的生意,更要能应对各种人情世故和突发事件。在曙光牙刷厂还没有发展壮大的时候,许多工人就一直在厂里做工,在一些老工人眼里,屠新业是看着长大的孩子。在刚进厂的时候,一板一眼的屠新业,也受到了小小的打击。在车间内,按照要求,所有的工人都要佩戴安全帽,在一次午休期间,屠新业巡视车间时发现,一位工人并没有按照要求佩戴安全帽。“只要进入车间,咱就得戴帽子。”当员工解释说,因为午饭时间所以并没有佩戴,屠新业还是一再强调了这条规则。当天下午,这名工人就辞职了。“当时我就懵了,我没想到工人会因为这个事情辞职”。屠新业回忆。老屠总把屠新业叫过去,反问道:你觉得这个事情你处理得好吗?“那时候心里很难受,如果我找了中层领导,中层领导去跟员工沟通,可能工人也不会辞职。” 屠新业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沉默。从这个事情中,他也开始意识到管理的智慧。工人管理是最复杂的,首先要摸透他们,才能去跟他们沟通,如果一定要按照制度硬来,往往是事倍功半。新老班底交接,总是需要各个方面的磨合。屠新业接任厂长之后,老屠总已经不用最大那间办公室了,而是抢了儿子那间小的,屠新业就干脆找了一个工位随便坐下。屠新业每天8点前进入工厂,老屠总则默默改了上班时间,7点半就坐到办公室。没有言说,但老屠总一直在以身作则。在父辈的荣光下,二代或者三代接班总是备受瞩目,这不仅是发生在屠新业身上的故事,也是所有家族企业躲不过的话题。屠新业和父亲一直没什么隔阂,但他没有向父亲提及过,在决定接班的那一刻,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努力将自家企业做大,一代代传承下去。新闻推荐腾讯的AI驱动药物研发平台“云深智药”有啥用?记者|金淼编辑|许悦腾讯在医疗领域的探索又加深了一步。7月9日,腾讯公司在官方公众号上发布其首个AI驱动的药物发现平台“...桂林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桂林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桂林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桂林白癜风权威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