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七彩琉璃剑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风,微微地吹着。葱茏的一片竹林,随着风的方向摇摆、起伏。青涩的竹子味,混合着不知名的花香,在这一片天地氤氲。一丝琴音,悠悠响起,泛起空气的波

风,微微地吹着。葱茏的一片竹林,随着风的方向摇摆、起伏。青涩的竹子味,混合着不知名的花香,在这一片天地氤氲。一丝琴音,悠悠响起,泛起空气的波澜。  几幢竹楼,零散地坐落在离竹林不远的地方。一位中年男子,一袭青衫,在竹楼前的琴桌旁,双手正抚着琴。略显厚重的琴音,从古朴的琴身中散开,似在诉说着抚琴人的心情。远处的潺潺水流,和着琴音,婉转低吟。一曲终了,余音悠然回荡。  谷清睁开微闭的双眼,幽幽的目光,望着竹林深处。风过,竹叶飒飒地响。他侧耳倾听片刻,隔空一掌,打向其中一棵较粗的竹子。“咔嚓”,竹子应声倒地。其中夹杂着一声“哎呦“的惊呼,然后,仿若是什么重物落地的闷闷声响。  一丝愕然闪过,谷清微皱眉。  “唉,好好的一棵竹子就这样没有了,真是罪孽呀!早死早托生,下辈子,别再这么倒霉了……”  伴随着这些近乎荒诞的话语,从竹林里走出一位白衣少年。乌黑的大眼睛里流传着玩世不恭,眉梢挂着一抹倜傥风流。此时,少年正非常不雅地揉着他的屁股,似是刚才摔倒了。发丝有些凌乱,腥松的眼睛微眯着,几片竹叶黏在他的白衣上,样子甚是滑稽。  “哇,这不是谷老前辈吗?正是幸会幸会!”  白衣少年望见谷清,立刻双眼雪亮。他抽出别在腰间的折扇,随意地扇了几下,甩了一下头发,对谷清行了个不伦不类的江湖礼仪。  “在下胡闹,正是江湖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胡闹是也!”  “胡闹?”  谷清怀疑地上下打量着他,而胡闹也毫不避讳,一脸的笑吟吟,一边还时不时地晃晃自己手中的折扇。  “谷老前辈不用如此猜疑,胡闹就是江湖里的一粒小小的水滴而已,泛不起什么波浪的。”  “是吗?能在我百米之内,隐藏这么久的人,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难道是江湖变得强悍了,抑或是谷某太过孤陋寡闻?”  “嘿嘿……”  胡闹讪笑着,一点儿也不在意谷清话语里的讽刺。  “谷老前辈醉心于音乐的世界之中,所以,才无暇理会我这个小人物吧。”  “是吗?”  谷清轻晒,不置可否。江湖险恶,人心更是险恶。一步踏错,行差万步。  “是啊,就是这样的!”  胡闹大力点头,生怕对方不相信一般。眼波流转,望着这个有山有水,白云绿树的地方,他一脸的艳羡。一边浏览着秀丽的风景,一边“啧啧”有声地称赞着。  “清灵山果然够清灵。啊,这般神仙似的地方,让我即刻死去也甘愿哪!谷老前辈在此隐居,正是羡煞胡闹也!”  心下明白,从眼前的白衣少年嘴里,是一句实话也听不见。谷清也不再纠缠少年的身份问题。他敛去所有的表情,正色问道:“谷某退出江湖已多年,早已不问江湖世事。不知胡闹……少侠,今日造访,有何贵干?”  “叫我胡闹便好,‘少侠’二字,……担当不起。”  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胡闹暗想,若是让江湖上的那些名门正派听见有人唤他“少侠”,那画面,一定很“精彩”。  “谷老前辈,此处竹林众多,天然的好优势。你闻闻,有没有一种很独特的香味掺杂在里面?例如酒香?”  胡闹鼻尖微耸,夸张地嗅着空气中的味道。眼睛里流露着沉醉,嘴角还贪婪地抿了抿。  “酒香?”  谷清恍然,他发觉,面前这个自称“胡闹”,看似简单的白衣少年,他,读不懂。  “嗯嗯,听闻老前辈有着上好的竹叶青,数量更是足够多。我便立马翻山越岭、不辞劳苦地跑来拜访老前辈,一慰我肚子里馋饿的酒虫……”  “是你?你这个无赖!师父,不要给他酒喝,馋死他算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胡闹的长篇大论,同时,一袭红衫的少女,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少女一脸的怒气冲冲,连乌亮的眼里也燃烧着恼怒的火焰。  “姑娘认错了,在下不是无赖,在下胡闹。”  “你……你流氓!”  红衫少女瞪着一脸笑嘻嘻的胡闹,越发气愤,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  “红儿,不得无礼!告诉为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在山下的镇上,他……他……”  “我怎么了?”  胡闹看着嘟起嘴的红儿,更加觉得有趣。他轻眨着眼睛,无辜地问道。  红儿嗫喏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恼羞地跺了一下脚,狠狠瞪了胡闹一眼,转身回竹楼去了。  望着那抹消失在视线里的红色身影,胡闹嘴角的笑意更深。  “俗话说,礼尚往来。胡闹自然不会白喝谷老前辈的酒,在下这就下山,去为前辈预备一份好礼,的好礼!”    “这边风景还真不错啊,和漫天崖有得一拼!”  胡闹闲散地摇着手中的折扇,柔软的山风拂过他的衣角、发丝,一袭白衣,在绿树之间,更显飘渺。慢悠悠地走着,他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听着身后隐约的脚步声,他勾起的唇角,透着一股邪魅的气息。  几个跳跃,闪身,他的身影便已不见。风,吹过,满山树叶沙沙响,那抹耀眼的白,消失在绿之中。  “奇怪,怎么突然不见了?”  一袭红衫的少女伸着头,小心地望了望四周,然后站在了胡闹消失了的地方,困惑地皱着眉。  遇见胡闹的那一幕,不期然地在红儿的脑海中浮现。她听从师父的吩咐,下山到镇子上为他买一些纸墨,顺带采购生活用品。这些事,已经做过很多次,自然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镇上很是热闹,她很快便将一切置办妥当。这时,路边摊上一只木簪吸引了她的目光。简单而精致的簪身,雕刻着她喜欢的梨花花纹。取过木簪,心中欢喜,没有注意一道白色的身影与自己擦肩而过。  “这簪子,我要了。”  伸手拿装银子的荷包,却摸了个空。她一惊,仔细找遍全身,依旧没有找到。  “姑娘,你是不是银子丢了?”  摊主见她拿不出银子,便问道。  “嗯……这簪子……”  羞红了脸,红儿很不好意思地回答。  “我明白,看你长得这么漂亮,也不像是骗钱的人。这样吧,簪子你先拿着,等以后再给钱吧!”  摊主笑道,他在这镇上见过红儿几次。以她的美貌,自然不会记错。何况,镇上谁人不知,清灵山上有高人隐居。而她行走的方向,却是清灵山。  “那可不一定,现在江湖上偏偏有那些小姑娘,仗着自己纯真甜美的长相,欺负老弱病小,欺男霸女,专干这行骗之事。”  一袭白衣仿若凭空出现在红儿的身旁,声音朗朗,一刹那,就将周围的人聚集起来。胡闹凑近她,不怀好意地笑着。  “这位姑娘,看你,啧啧……皮肤水灵,眼若桃花,窈窕身姿,你不会和她们一样的,是吧?”  “你……”  红儿气急,她咬着红唇,师父说过,遇事要冷静,不可莽撞。她狠狠地瞪着胡闹,似是要用眼神杀死他。  “哎哎,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怕怕……”  他夸张地拍着胸口,仿若遇见洪水猛兽般,跳得远远的。只是,眼中极力隐忍的笑意,泄露了他真实的情绪。  “唉,算了,不就一只簪子吗?我给你买了,谁叫我心肠好呢,不要太感谢我啊,哈哈……”  胡闹从怀中拿出一个黄色绸面底子,上面绣着一枝开得灿烂梨花的荷包。很大方地取出一锭碎银,扔给了摊主。  “这不是我刚丢的荷包吗?”  红儿惊诧道,“原来是你偷了我的荷包?!”  “唉,这位姑娘,看你长这么漂亮,怎么恩将仇报?你说是你的,有什么凭据?难道你叫它,它会回答你?”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胡闹手中的荷包明明是女孩子用的,偏他说的口吐莲花,也没人相信。他转转神采飞扬的眼睛,轻笑。  “这可是我亲爱的小情人亲手为我绣的,我时刻带在身边,便是一慰我的相思之情。你说是你的,难不成你就是我的小情人?”  “你……”  红儿生气地一掌打过去,原地的白影却早已闪到一边。她继续,他仍轻松地闪开。心知,她不是他的对手,英雄不吃眼前亏,她按捺住心头的怒气,沉声说道:“荷包里有我写的采购单,你拿出来就知道了。”  “哦?”胡闹停住身形,打开荷包,果真有一个卷起的纸条。他展开,很认真地看着,点着头说:“嗯,还真有!”  “那还不还给我?!”  她怒吼。面前的白衣少年依旧笑着,风轻云淡。  “我为什么要还给你?”  胡闹板着脸,一本正经地问道。见红衫女子已然处于暴怒边缘,才嬉笑着,将荷包塞在她手里,迅速离开。  怔愣着望着那抹白衣消失在人群中,红儿呆立良久,转身离开,不顾身后摊主的呼喊。  “算了,不管了!”  她在原地立了半响,刚欲离开。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心里一惊,转身,却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胡闹。慌乱地后退几步,红儿颤抖着手指向他,惊叫着:“你……”  “呀,我只是离开一会,姑娘竟然跟过来了,难道是舍不得?”  胡闹摇着扇子,满脸的自恋表情。  “赶快回去,不然你师父会担心的。放心,我还会回来的,不用担心见不到我!”  伸手欲去拍拍红儿的肩,却被她迅速躲开。  “流氓!”  鄙夷地骂道,红儿握紧拳头,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离开。  “喂,喂……”  胡闹大声叫着,当那抹红影消失在视线里之后,胡闹收起漫不经心的笑容,唇角邪气地勾起,向山下奔去,身形快若闪电,一瞬间便与茫茫的树海融在一起。    “哇,这酒真是好喝!”  凑着鼻尖在酒边轻嗅,胡闹满意地喟叹。  “芳香醇厚,入口绵甜。微微的苦涩,余味无穷哪。”  谷清没有理会胡闹,应该说他还没从桌子上这堆东西带给他的震撼中反应过来。  梅山庄庄主叶青的成名铁扇,正义盟盟主程野的无极剑,孤山老人的武功秘籍,毒仙子的毒经。江湖四大高手的宝贝,竟然一下子,像垃圾一样,被胡闹丢在了他眼前,任谁都会吃不消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扬名江湖多年的谷清,面对如此“厚重”的礼物,依然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那四人的武功,他早有耳闻,然,胡闹轻易地拿到他们的宝贝,不能不让他震惊。  “切,也许是假的呢。”  红儿不在意地说。她不相信胡闹可以做到,从始至终都是。  “不会……不会是假的!”  不知不觉间喝下三坛竹叶青的胡闹,显然有些醉了,眼神开始迷离,舌头也有些不听使唤。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  红儿冷哼一声,看见他摇摇晃晃地想站起来,忍不住伸手扶了他一下。  “你听……”  手指向竹林外的方向,胡闹一脸的得意。插在腰间的扇子,因他摇摆的幅度太大,早已掉在了地上。  “什么都没有啊?……”  捡起扇子的红儿,顺着他指的方向,倾耳细听。除了风声,什么声响也没有。一边的谷清,脸已变了颜色。  “红儿,进竹楼里去!待会,看见什么也不要出来!”  “师父……”  目光疑惑地在两人之间游移,红儿皱着眉,却仍听话地进了竹楼。  谷清望着竹林,高深莫名,背在身后的双手却紧紧握起。胡闹仍然是不在乎的情态,歪在桌边,淡然地喝着酒。隐在暗夜里的眼睛,遮住了太多东西。  “你是故意的!”  毫无疑问,极肯定的语气。谷清缓缓开口,漆黑的夜里,稍显低沉。  “呵呵,谷老前辈抬举了。”  自斟自酌,胡闹好不惬意。清亮的眼睛,不含有丝毫的醉意。  “说,你有何用意?”  “用意?没有,小孩子闹着玩而已!”  “闹着玩?”  谷清转头,望着胡闹。很奇怪,他竟不感到丝毫的怒气。他,只是,很生气。  “不是吗?江湖本就是一台永不落幕的戏,你演完,我再演。什么江湖正派,英雄人物,不过是自导自演,并且演技很好的戏子而已。胡闹才是江湖的本色。”  胡闹喝下酒坛里一口酒,勾唇一笑。  “而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胡闹,自然要为这个江湖做点贡献,搅一搅这个本就很浑浊的浑水而已。”  “那不知,为何我这里成为了你搅拌浑水的地方?”  很好脾气地问道,谷清知道,对于胡闹,永远都要顺着问下去,不然,你一辈子,都不能从他的嘴里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东西。  “呵呵,人嘛,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任的。即使,是演戏,也不行。”  “什么?”  一瞬间,谷清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或许,遇见胡闹,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一场闹剧。    “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慢?”  胡闹歪坐在桌边,依旧表现地一脸的醉意。他嘻嘻一笑,对着出现在竹林外的四人嗔怪着,丝毫不顾他们身上弥漫的杀气。  “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毒仙子恶狠狠地瞪着胡闹,那本毒经记载了她生平所学,若是让她的仇人得去,以后,她还怎样在江湖立足?  “唉,长得这般漂亮,嘴巴怎么这么毒?让我死得很难看?怎么死?”  胡闹似真似假地惋惜叹道,潇洒地挥扇避开她射过来的一把毒针。  “别这么心急嘛,以后杀我的机会多着呢!” 共 678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全国羊角疯病怎样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