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组委会尿红墙历届都有但不能称之为传统

2019/06/15 来源:红河信息港

导读

组委会:尿红墙历届都有 但不能称之为传统北京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称厕所够用市政市容委责令主办方整改前天上午,2013年北京马拉松比赛(

组委会:尿红墙历届都有 但不能称之为传统

北京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称厕所够用市政市容委责令主办方整改

前天上午,2013年北京马拉松比赛(以下简称“北马”)在天安门广场拉开帷幕,3.5万人的参赛阵容让“如厕难”成为焦点,由于流动厕所及公厕有限,不少选手在路边就地如厕的现象甚至成为赛会一景。

昨天,北马组委会相关负责人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表示今年北马赛会比赛起点处的天安门广场上,设置了300个移动蹲坑;在比赛途中,每5公里设置一处流动厕所,每处厕所有个蹲坑。他认为选手就地如厕并非由于厕所不够造成的,而是属于不文明现象。

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目前已经责令北马主办方赛后进行整改,“我非常支持这个比赛,但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

赛会组织方否认“尿红墙”传统

前天比赛开始后,一组选手就地如厕的照片便在上疯传。照片里,选手排成一排,对着路边绿化带以及天安门广场边的红墙如厕,被友戏称为“尿红墙”。有选手表示,“尿红墙”的现象在历届北马赛场上都发生过,已经成为北马“传统”。

“‘尿红墙’的现象确实是一直存在,但不能称之为北马‘传统’。”昨天下午,北马组委会相关负责人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表示,“尿红墙”之类的就地如厕现象在往年的北马赛场上都有发生,没想到今年会如此受关注。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如厕难”的问题在世界各地的马拉松赛场上都存在,由于参赛选手众多,移动厕所往往供不应求,一些选手因为担心排队会影响比赛成绩,会选择就地解决“个人问题”,而这样的选手也只是小部分存在,相对于数量庞大的参赛人数来说,比例算不上大。“生活中这种不文明现象也是常常发生的。几万人一起比赛,选手素质也参差不齐,会出现这种不文明现象也在所难免。”该负责人认为,出现“就地如厕”的现象与选手个人素质有一定的关系。

流动厕所设置按照往年标准执行

“按照往年的情况来看的话,厕所的设置应该是够的。”该负责人告诉北青报,在流动厕所的设置上并没有明确的依据可供参考,而今年北马赛会上流动厕所的设置是参照往年的标准执行的:比赛起点处的天安门广场上,按照每百人一个蹲坑的原则,设置了300个移动蹲坑;在比赛途中,每5公里设置一处流动厕所,每处厕所有个蹲坑。

该负责人表示,考虑到今年“就地如厕”现象如此受关注,北马组委会会吸取这次经验,听取各方建议,在今后的赛事中更合理地设置流动厕所的数量,并在赛前对业余选手进行关于如厕问题的提醒和告知,避免大范围就地如厕现象的发生,“几万人的比赛,设置多少个流动厕所才算够呢?我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市政市容管委会要求赛会主办方整改

昨天下午6时许,针对北马赛后出现的垃圾多以及公厕设置的问题,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也在微博上进行了回应:“就10月20日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起点垃圾遍地、运动员随地小便情况,市市政市容委作为环境卫生管理部门向主办方提出要求。指出主办方公厕、垃圾桶设置不足,未设公厕引导牌等问题,责令其在今后的赛事中整改,在组织好赛事的同时,做好卫生保障工作。加强对运动员的引导,文明参赛,保持环境整洁优美。”

“我非常支持这个比赛,但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市政市容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称,此次比赛的公厕及垃圾桶设置问题是由北马组委会全权负责,他认为,组委会不能仅仅重视赛事本身的组织,还要关注环境问题,不应为了比赛,而给环境带来负担。

文/本报杨凡[1][2][3]下一页关注

马拉松选手尿红墙20年“传统”争议难断

尽管北京马拉松赛会组织方对选手随地小便的问题进行了解释,然而对于“北马”选手“尿红墙”现象产生的原因仍然存在着各种声音。到底“尿红墙”只是一种不文明的“传统”现象,还是由于赛会组织者配套服务不够所造成的无奈之举?这样的现象在未来的北京马拉松比赛中能否杜绝?对此进行了调查。

关注一

厕所到底够不够?

一位选手憋了20公里,一位女选手因为找厕所耽误了领取赛事纪念奖牌

按照北马组委会相关负责人的说法,根据往年的经验,今年北马赛会中的流动厕所应该是够用的。关于这一点,参赛选手有着不同的认识。

次参加马拉松比赛的选手彭先生就遭遇了“如厕”的难题。因为找不到流动厕所,彭先生在跑到10公里处时,实在憋不住,只能不情愿地做了个“不文明的人”,找到一处靠河的路边,就地解决了“个人问题”。

“广场上的厕所其实不算特别少。”在彭先生看来,起点处天安门广场上的流动厕所设置还算理想,比赛前,他就在移动厕所内顺利解决过“个人问题”,而且也没排太久的队。

但在比赛途中,彭先生却犯了难。“路上的厕所真的太少了,我跑了几公里都没看见一个,没办法,只能‘就地解决’。”彭先生认为,选手在比赛途中“就地如厕”的现象是可以理解的。

“男选手确实是可以‘就地解决’,我们女选手就麻烦多了。”由于移动厕所排队人数多,刘女士不得不跑到路边的快餐厅解决“如厕”问题。比赛当天,因为比赛用时过长,较晚到达终点处的她没有领到赛事纪念奖牌,尽管组委会承诺会在一周以内补发奖牌,仍不能平复她的失落之情。

“厕所真的是少,不管是在起点处,还是赛道两边。”参加过多次国际及国内马拉松比赛的陈先生也觉得北马赛会的流动厕所设置不够合理。陈先生说当天有选手因为排队上厕所而没赶上存包,不得不背着包袱进行比赛,大大影响了终的比赛成绩。

陈先生表示全程跑下来他只看到两个流动厕所,因为错过了个流动厕所,他憋了将近20公里,才在第二个流动厕所设置点解决了“如厕”的问题,“很影响比赛发挥。”

关注二

“尿红墙”是否传统?

有人称北马“尿红墙”存在了20年,有选手看到很多参赛者听到吆喝,统一到红墙下“如厕”,然而却没有工作人员阻止。赛会组委会工作人员称42公里,他们无法监控全过程。

有选手表示,“尿红墙”是北马比赛的传统,多年以来,在红墙边排队如厕的这一环节在北马的比赛中从未缺席。赛会组委会也没有否认这一现象的存在,“这个现象确实是一直都有,但是这不能叫做北马‘传统’。”那么,这所谓的“传统”又是从何而来呢?

据一位参加过多年北马报道的媒体同行透露,“尿红墙”的现象作为北马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已经存在了近20年,“北马起点在天安门广场,跑几步就是长安街边的红色围墙,因为起跑时人太多,根本跑不快,不少人会去红墙边撒尿。刚开始可能是真的有人有需要,但久而久之就成了‘传统’。”

彭先生在比赛时就亲历了选手们践行“传统”的时刻。“当时就听见有人不知道吆喝了一句什么,然后一窝蜂的人‘哗’的一下涌到红墙边,排成一排开始‘如厕’。”一头雾水的彭先生还是听周围人介绍,才知道北马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存在。

对于“尿红墙”这个所谓的“传统”,选手们也有自己的解读。“就是一种排遣压力、放松心情的方式吧,毕竟平时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一位选手细心地发现,在红墙附近的跑道边,没有栏杆和武警站岗,而赛会也没对选手的集体“尿红墙”行为进行阻止,“看来官方是知道的,也没有刻意制止,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他们不愿阻止选手们找‘快乐’呢?”

对于这一点,组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全球范围内,马拉松比赛起点处的厕所设置几乎都是不够的,“就地如厕”现象也广泛存在,因此不会阻止选手离开跑道解决“个人问题”,另外,由于赛道超过42公里,赛会工作人员也无法保证监控全程。前一页[1][2][3]下一页关注三

“如厕难”是马拉松比赛的通病?

丁先生参加了多次国内外马拉松比赛,他认为如厕难是世界各地马拉松比赛通病,但是北马厕所设置之差,尤为显着。

“‘如厕难’确实是马拉松比赛常见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在北马上体现得尤为突出。”参加过多次国内外马拉松比赛的丁先生告诉北青报,“如厕难”的现象在各大马拉松赛场上都会出现,但比起北马,其他地区和国家的马拉松塞组委会,在解决“如厕难”的问题上,做得相对较好。

而另一位多次参加马拉松比赛的陈先生认为,应该从两个方面看“如厕难”的问题,一个是起点处,一个是比赛途中。

“不论是柏林,还是纽约、波士顿,起点处的‘如厕难’在世界各地的马拉松赛上都存在,而且很难解决。”陈先生表示,由于起点处人员过于密集,组委会设置的厕所往往不够用。丁先生在国外参加马拉松比赛时,就见过国外女选手因为厕所排队时间太长而选择在草地上解决“个人问题”,有的甚至当众换衣服。

“我参加了这么多马拉松比赛,北马的厕所设置是差的,特别是跟国外的比,差距特别大。”在丁先生看来,北马组委会在流动厕所的设置方面的工作做得不够到位,体现在比赛途中和起点处这两个方面,“比赛途中我就看到两处流动厕所,而起点处的广告展位和赞助商的车位也过多,如果把这一部分区域适当减少的话,能够放下更多的流动厕所,也就不至于造成那么多人‘就地如厕’了。”文/本报杨凡

摄影/本报郝羿

观察

世界各地马拉松“如厕难”解决之道

伦敦马拉松:1250个移动厕所

伦敦马拉松赛出发点设在东部远离市中心的格林尼治公园,终点设在市中心的白金汉宫附近。据组委会透露,在马拉松赛的起始点和沿途,一共设立了1250个移动厕所,在出发点还专门设立了400个移动小便池。另外,组委会还为残疾人马拉松选手设立了一定数量的专用移动卫生设备。这些设施全部由一个专门生产移动卫生设备的公司提供,除了解决参赛者的如厕问题,比赛结束后,该公司还负责回收所有的排泄物。文/新华社

香港马拉松:500米一个流动厕所

“以香港马拉松为例,当时组委会每隔500米就会设置一个流动厕所,充分保障选手不在‘如厕’的问题上耽误时间。”长跑爱好者丁先生告诉北青报,香港马拉松赛道全程经过三座桥和三条隧道,在这种赛道边设置流动厕所的难度是高于平地马路边的,而香港马拉松组委会却通过卡车拉、工作人员推的方式,克服不利条件完成每500米即有一处流动厕所的设置,“可见组委会服务选手的意识有多强。”文/本报杨凡

爱丁堡长跑:如厕男女有别

曾在英国爱丁堡观摩过一次长跑活动,参与者虽只有不到一万人,但是对只有几十万人口的一个城市来说,已经算是相当大规模的国际活动了。在长跑活动的起点和沿途的补给站,均有十几个“露天厕所”,可以解决大部分男选手的小便问题。至于女选手,既可以选择去专门为女选手和“出大恭”选手准备的流动厕所,也可以选择在“露天厕所”站着解决问题。而且,厕所(TOILETS)标识相当明显,不由得选手找不到。文并摄/本报黄庆欣

原标题:组委会:尿红墙历届都有但不能称之为传统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宫颈肥大
全国白癜风医院
皮肤瘙痒
标签